动态资讯

蛙人鲨鱼群中巧周旋

2019-01-08 14:48 浏览量: 次 评论() 来源: 作者:
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特殊海域,阳光终年无法照射,厚重广阔的混凝土层在粗大钢管桩的支撑下犹如一个巨大的架空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正是神秘“蛙人”谢清鉴的工作水域,而他准确的“上班地点”是在水下25米。记者近日采访了这位“蛙人”,取下眼镜和呼吸器的老谢丝毫看不出已经五十多岁了,高高瘦瘦但显精壮。谈起25年的潜水史,他一直很平静,仿佛一位经历过无数次大风大浪洗礼的舵手,回味起过去几十年的一次次风浪险情仍表现出云淡风清。“蛙人”鲨鱼群中巧周旋盐田港潜水员谢清鉴惊心动魄的海底故事深潜52米海下忽如断线风筝谈到坐飞机,老谢难得地露出一笑,他回忆起那次在海下如同坐飞机的感觉,“真的很惊险、刺激”。一次他在琼州海峡进行打捞沉船的作业,下潜到水下52米时。没想到突然涨潮,下面的暗流变得十分湍急,他被冲得像失了线的风筝一样,在海中飘来飘去,“跟从飞机的窗口看外面白云的感觉一样”。老谢说,感觉就要飞起来了,工作根本无法开展。老谢说,在水下作业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潮汐表是一定要看,一般潜水员只能在平潮的时候才下海作业,否则遇到潮水,人不但会被海水给冲飞起来,甚至还有生命危险,“来不得半点含糊”。“当然水下52米也不是绝对的禁区!”老谢说,对职业潜水员来说,轻潜的极限是45米左右,但在一次打捞沉船作业中,他为了更加仔细探察船身状况,围绕船体不断下潜,呼吸中他发现呼吸器有些紧促,压力不太够,经验丰富的老谢赶紧看潜水表,发现自己已经下潜到52米。由于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感觉,老谢往上游了几米,呼吸了一下氧气后,又继续下潜勘察,几个往还终于将水下情况摸清楚,并固定好钢绳,顺利将船打捞上来。成名之作缘于闭眼电焊老谢同码头颇有缘分,他的“成名”之作也是在另一个码头。出生在湛江海边的老谢,从小就在水里打滚,水性十分了得,他29岁那年,广州救捞局湛江救助站招聘潜水员,对水有特殊感情的老谢报了名。很快他被送到广州学习潜水技能,第一次到省城的老谢还来不及领略都市的繁华,就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中。以优异的成绩从培训班毕业后,老谢很快练就了一身过硬本领,本来潜水作业需要有5年以上的潜水经验,但老谢却很快就掌握其中的技巧,成为救助站一名365天全天候都能潜水作业的潜水员,而水下电焊则成为老谢的拿手好戏。有一次,广州某港口码头前沿的柱子进行除锈作业,需要焊接400多块的阴、阳极,当时公司按照常规的施工难度计算,报出40天的工期。哪知,实地潜水考察后,发现该码头下海域的海水十分浑浊,潜水员在水下的能见度仅10厘米左右,不仅作业困难,而且看久了会头晕,出现恶心呕吐的感觉,就在公司左右为难的时候,他们想到了老谢。老谢了解情况后,二话没有说,就带着潜水器材来到施工现场。“艺高人胆大”的老谢下水后,为了防止出现恶心呕吐,干脆就闭上眼睛,凭高超的技术和丰富经验估摸着进行水下电焊。原本在能见度好的情况下,需要40天才能够完成的工作,老谢在闭着眼的情况下,仅仅20多天就完成了。一开始,码头还对老谢的施工质量抱怀疑态度,便进行了一次现场检验。他们把钢绳系在焊好的电极上,然后在岸上用吊机拉,结果钢绳被拉断了,焊点却完好无损。让大家确实开了眼界,老谢闭着眼电焊的焊点也十分牢固。最惊心动魄的十分钟而突然身陷鲨鱼阵,则是谢清鉴潜水生涯中最为难忘的一次遭遇。或许,这是他人生中最为惊心动魄的十几分钟。那次经历老谢至今铭记在心,当时他在湛江外海打捞沉船。作业疲劳的他从沉船里爬出来时,猛然发现几条鲨鱼已在静静地等候,最远的一条不过一米开外,最近的几条才十几公分!以前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庞然大物环伺在周围,他仿佛都能闻到鲨鱼身上的腥味,头皮也开始发麻。“幸亏当时年轻啊!”谈起往事,老谢仍有劫后余生的感慨。血气方刚的老谢很快战胜了恐惧,他开始冷静下来,看了几眼大鲨鱼后,慢慢地转过身去,继续进行作业。不过此刻的他却小心翼翼了许多,心里也在不断打鼓。那几条鲨鱼也是静静地盯着他,似乎在等待什么,时间就这样僵在深海处。幸运地是,十几分钟以后,那几条鲨鱼游走了,老谢松一口气,心头的大石也落了下来,感觉从地狱中走了一遭。鲨鱼口脱险后,老谢开始摸出一些门道来,那就是海底的大石头和沉船附近一般都栖有鲨鱼。遇到鲨鱼时千万不要慌忙逃窜,只要人不首先进攻,鲨鱼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但若是遇到怀孕的鲨鱼,或者是带着小鲨鱼的大鲨鱼,特别是母鲨鱼,最好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因为此时的鲨鱼为了保护后代,往往会凶狠地攻击人。海下补洞拯救货船“出名”后的老谢开始“转战”广东、广西、海南等地,细数老谢潜水生涯,屡屡有些“大动作”,但最精彩的一笔莫过于在湍急的海流中,给一艘韩国货船紧急“补洞”使之神奇地化险为夷。一天,一艘载满化肥的韩国货轮与另外一艘货船发生了碰撞,韩国货轮船身侧部被撞裂了一个大窟窿,海水开始汹涌地往货船里灌。情况十分危急,老谢被紧急召派下水除险。老谢使出浑身解数,拿出看家本领,在助手的帮助下,首先用钢绳进行钢板定位,然后快速地进行了四个定位点的焊接,把钢板先固定在船身上,再根据船身和破损的受力面,将钢板牢牢地焊在船身上,面对弧形船身造成钢板与船体之间的缝隙,老谢则一一塞上棉花等堵漏物品,防止海水继续涌进船内。险情排除后,韩国船长先对老谢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不顾老谢穿着湿漉漉的潜水衣,一把抱着老谢说:“你的水平太高了,如果再晚两个小时还不堵上的话,整条船就要沉了,非常感谢!”专业潜水公司深圳有三四家老谢是中海潜水的员工,经常被派往各个港口码头作业,去年9月份被盐田国际请来做码头扩建工程水下探摸工作。老谢在码头的工作主要是取样和实地探测码头水下工程的完成情况。中海潜水公司作为一家专业公司,有两名职业潜水员。该公司项目负责人介绍,深圳有三四家这样的专业公司。作为娱乐性的组织也有四五家,主要由潜水爱好者组成。例如蓝色海洋环保协会,每年都要组织30至40名潜水爱好者参与海里打捞活动,为净化海洋出一分力,这些爱好者中既有深圳的,也有香港和澳门的。不喜欢游泳的蛙人“我虽然对大海,对水有特殊的感情,但我现在并不喜欢游泳,相反是喜欢爬山,现在每天都要爬山!”本来,记者以为打小在海水里泡大,长大后又潜了几十年水的老谢会“嗜水如命”,但老谢的回答却让记者有些意外。在盐田的日子,老谢每天都要爬梧桐山,上到恩上水库,绕水库走一圈,然后下山,风雨无阻。这也是老谢尽管今年已经54岁了,但却是中海潜水为数不多的几个天天都能下水的“蛙人”的“秘诀”。一般潜水员下水一段时间后,都要休息上几天,但是老谢365天随时都能够下水。他的“秘诀”就是几十年来每天坚持锻炼身体,保持良好的体质。盐田港水下质检员老谢说,盐田国际的码头工程建设非常有自己的特色,盐田所提出的“五十年不大修”的标准在整个港口行业都比较超前,所以对于技术与质量要求十分严格。“下面抛石面形成得很好,完全符合设计要求!”浮出水面的老谢第一句话就先报告探摸的情况。老谢告诉记者说,由于盐田国际码头是采用了高桩码头建设技术,挖泥一定要挖到淤泥层下面的持力层。挖完以后,测量船就会检测是否清淤完毕,若发现可疑点,在用GPS准确定位后,他的任务就要潜入到最深25米左右的海底,用一根米的透明取样管取出泥样,带出水面供技术人员分析。“老谢可是我们工程的水下‘质检员’哦!”工程师小刘介绍说,在确认淤泥完全清除外,码头建设水下工程的第二步就是抛石,先是抛重达5吨的大料石,形成一个码头岸基梯面,然后再抛二类石、三类石,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岸基坡面。当然每次抛石都有严格的要求,5吨石的形成梯面的正负误差不能超过50厘米,而500公斤左右的三类石形成正负误差则不能超过15厘米。实地探测水码头前沿的抛石标高与坡度对今后的靠港船舶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若抛石高层超过设计标高太多,可能造成靠港船舶擦底,从而直接威胁船舶安全。老谢的另一项工作就是要通过水下实地探测,取得第一手资料,检查抛石的起伏有没有达到标准。本版撰文:本报记者李迩通讯员方卫实习生王銮锋本版摄影:本报记者廖万育
  • 瑞达期货LLDPE收涨短期高位偏强震荡
  • 2013全国科技周开幕吃穿住行感受全新科技
  • 中国深圳设计文化节即将召开
  • w88手机版登录|http://www.jzzhupin.com
  • 申博|http://schbkjjt.cn
  • 优德手机中文版|http://sstfys.com
  • W66利来|http://xmdwine.com